您现在的位置:涪洋网>综合>“鹰派降息”后 全球或迎负利率时代

“鹰派降息”后 全球或迎负利率时代

2019-10-22 05:00:49  作者:匿名  浏览:152

美联储今年的第二次降息如期进行。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2点,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决定降息25个基点,并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1.75%至2.00%。

美联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持续的经济增长、强劲的就业和2%的通胀目标是降息的“最有可能的结果”。与此同时,它仍然提出了前景的“不确定性”,并承诺“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

“我们已经逐渐转向联邦基金利率的较低路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积极评估经济增长前景是有风险的。如果经济存在下行风险,可能需要进一步降息。”

然而,美联储没有就未来降息的具体时间发表任何进一步评论。加上核心cpi超出预期和国债收益率强劲反弹等因素,市场对进一步降息的押注进一步降低。美联储基金期货数据还显示,12月份再次降息的可能性仅为54.9%,高于一个月前的89%。这也意味着交易员普遍认为此次降息将是今年的最后一次。

特朗普对“鹰派降息”不满

美联储的“鹰派降息”再次引起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不满。他在宣布降息不到半小时后攻击了鲍威尔。“美联储又一次失败了,没有远见,没有远见,[·鲍威尔]是一个糟糕的沟通者。”

另一方面,美联储内部的鹰鸽争斗仍在继续。这次共有三名决策者投了反对票。堪萨斯城联储主席埃丝特·乔治(Esther George)和波士顿联储主席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S. Rosengren)主张维持目标利率不变,而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 Brad)则提议下调50个基点。

事实上,自美联储在7月份以8比2的投票结果决定降息以来,经济数据显示出喜忧参半的信号。美联储鹰派认为零售和就业表现强劲,而鸽派则更担心制造业生产放缓和企业投资下降。

ts lombard的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史蒂文·布利茨(Steven blitz)表示,美联储分为两大阵营。一方认为,全球形势将继续拖累美国经济放缓,并可能导致通胀下降。另一方认为,全球形势是背景噪音,应该关注国内变量。

目前,鲍威尔属于前阵营,但迄今为止,该阵营未能说服另一阵营的同事放弃立场,这在历史上一直让美联储太紧太久。

上月在怀俄明州举行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鲍威尔表示,当前的全球贸易规则变得不可预测,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时“没有最近的先例可循”。加上鲍威尔在降息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的声明,似乎是对特朗普不满的回应——货币政策已经结束,美国经济的未来只能依靠总统本人。

两只黑天鹅

降息前夕,两只“黑天鹅”相继起飞。

9月14日,沙特阿拉伯东部的两个主要Saudi Aramco设施被无人驾驶飞行器击中,并发生火灾。这使沙特阿拉伯一半的原油生产能力停滞不前,并引发了20多年来国际油价的最大涨幅。

路透社评论称,美联储官员可能将这一发展视为对已经脆弱的增长前景的风险,从而支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这也可能被视为对通胀的可喜提振,从而支持暂时的不作为。

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进行期间,第二只黑天鹅起飞了。Icap数据显示,由于9月16日和9月17日货币市场资金短缺,美国国债担保的隔夜回购利率一度升至10%,约为上周水平的4倍,有效联邦基金利率飙升至2.25%。

9月17日下午,纽约联储表示,将于9月18日上午启动750亿美元的隔夜回购操作,以帮助将联邦基金利率保持在目标区间内——即美联储将接受国债和其他证券作为抵押品,并提供现金作为交换,以提供流动性和疏通金融体系。

这是自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以来美联储的首次货币市场操作。

这种“资金短缺”比预期的严重得多。纽约联储9月17日早些时候开始运作,购买了532亿美元债券,导致回购利率大幅下降。最新消息显示,9月19日,纽约联储将连续第三天推出回购行动。

分析师指出,由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声明不断减少,该行的准备金减少,导致短期支付的现金不足。新任债务大王奥卡那拉(Okanara)认为,回购市场的收紧使得美联储更有可能“很快”恢复资产负债表扩张,即重启量化宽松政策。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股市当天小幅上涨,原因是降息符合市场预期,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也是如此。dji上涨0.13%,至27,147.08点。S&P 500指数。spx小幅上涨0.03%,至3006.73点,纳斯达克指数上涨0.03点。ixic小幅下跌0.11%,至8,177.39点。另一方面,由于未来货币政策决策的不确定性,金价当天下跌逾1%,至一周低点。

还是负利率时代

美联储降息后,巴西、沙特阿拉伯、约旦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四家央行纷纷效仿。此外,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也紧随其后。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Yukihiko Kuroda)表示,日本经济目前适度扩张,但海外经济带来的下行风险正在增加。如果风险上升,日本将毫不犹豫地加大规模和放松。瑞士央行(Swiss Central Bank)表示,负利率非常重要,以抵消瑞士法郎对投机的吸引力,减轻瑞士法郎的压力。

自今年以来,“脆弱”和“面临威胁”几乎已经成为描述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常见词汇。与此同时,负利率时代再次来临。美国银行(bofa)在9月初的研究论文中指出,2020年将是人类历史上利率最低的一年。

这并非毫无根据。自今年第三季度以来,日本、德国和法国这三个发达经济体的10年期债券收益率总体上仍为负值。日本、瑞典、丹麦等国家的存款利率为负。目前,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债券是负利率债券。

为了刺激投资和消费,把通货膨胀带到目标水平,防止资本流入和货币升值,负利率似乎是刺激经济的唯一途径。

然而,这一非常规措施背后也隐藏着担忧。例如,进一步降低利率将有助于形成孕育垄断巨头和降低实际生产效率的温床。当然,更大的担忧是全球央行是否“技能枯竭”。许多人开始担心欧洲央行和美联储已经没有弹药可用了。当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利率已经很低时,一旦发生危机,它就不能再降低利率了。经济学家罗杰·法玛尔指出。

另一方面,在负利率时代,许多投资逻辑也面临重组。

摩根大通长期投资战略高级顾问简·洛伊斯(Jan loeys)指出,全球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债券看起来像“流沙”,很可能吞噬大多数固定收益资产。

美国银行首席投资策略师麦克哈尔哈特内特(Mic-hael hartnett)也表示,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如果没有意外发生,股票和大宗商品将会更加看涨,而债券和美元将会看跌。

这篇文章来源于《时代周刊》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重庆欢乐生肖


栏目热门

最热新闻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sovelaw.com 涪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