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涪洋网>社会>深圳罗湖区人民路:见证城市巨变,集市、农田成繁华商圈

深圳罗湖区人民路:见证城市巨变,集市、农田成繁华商圈

2019-11-01 16:51:30  作者:匿名  浏览:4874

[编者注]

自从7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些成就不仅反映在宏观数据中,也反映在每条街道和小巷的变化中。一条路见证了一次旅行。《澎湃新闻》派出几名记者走访全国许多城市的人民道路,记录国家记忆和道路上发生的变化,展示新中国的发展成就。

在过去的70年里,梁雪换了五次房子。

出生时,梁家住在铁路旁的一个木棚里,只有7-8平方米。到20世纪60年代初,梁家租了一栋面积超过10平方米、最多8人的简易砖房。大约在1975年,梁雪结婚并在分娩后为三个人租了一个20平方米的工厂。改革开放后,梁学光工作的工厂变得更加有利可图。他花8000元买了100多平方米的公寓,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子。2002年,由于拆迁改造,梁雪住在一栋面积相同的新型拆迁建筑中。

对梁学光来说,深圳的发展变化可以从房子的变化中看出来,而他的家人已经换了五次房子,却没有留下一条路。

这条路是深圳罗湖区的“人民路”。这条路不长,不到3公里,南北向,分为两条:人民北路和人民南路。四十年前,这条路更短,只有一公里多一点。

路的最南端,毗邻香港,有罗湖口岸、深圳火车站和罗湖区汽车站,这些都是人们聚集的地方。路的北段是深圳最古老的商业圈之一——东门商业圈的核心区域,也是深圳心中不可替代的“老街”。

21世纪初,改革后的东门商圈。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翻拍

同时,这条路也与历史和记忆相连。两边有深圳中学和深圳小学,东江游击队指挥部旧址,建于清康熙时期的思岳书院,曾是省港罢工的接待站,还有占据全国最高建筑10年的国茂避暑山庄。

这条路是深圳从“小渔村”向大都市转型的缩影。见证了香港历史变迁的梁雪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早年,由于香港靠近火车站,在人民路附近形成了一个小商业圈。改革开放后,这个地区首先崛起,经过几次改革,现在已经繁荣起来。"如果没有改革开放,这仍然是一个边境小镇."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北路和人民南路。王宇制图

深圳市场的过往事件

梁雪1951年出生,祖籍广东新会。20世纪40年代,他的祖父和父亲在他出生的赖宝安县(深圳市的前身)做搬运工。

当时,宝安县仍是一个角落里的“小城市”。据文献记载,改革开放前,宝安经济以农业为主。1978年,宝安区工农业总产值为1.2717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为9575万元,占75%。

梁雪原在一个叫“深圳市场”的大地方长大。“市场”是指市场。早在明朝中叶,罗湖东门周围的几个村庄就建立了集市,形成了一个“市场”。这种繁荣还在继续,创造了今天的东门商业圈。

梁学光回忆说,由于毗邻香港,罗湖口岸和火车站就坐落在这里,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是一个“边城”。公开报道显示,广九铁路建成后,罗湖站开通,宝安成为内地与香港之间的交通门户。出售农产品的古兴街(现解放路)、威信路(现人民北路)、永新街、南青街等商业街发展迅速,形成了今天的罗湖古城。

人民北路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

深圳地方文化艺术研究会名誉会长、民间学者廖洪磊在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民北路附近的东门商圈自明清以来一直是著名的重要市场城市。它位于香港和广州之间。它有独特的地理环境,中西文化交融,聚集了广东三大民族,即广府、客家和潮汕。

当时,深圳市场规模不大。主要有两条道路,即人民路和解放路,没有铺路面和土路。街上的大多数房子都是拱廊式的,有2-3层,一层是铺砌的,楼上是人住的。它被农田包围,散布着简单的房屋。大多数当地村民以务农为生,而少数人以捕鱼为生。

过去的人民路和解放路。来源:网络

梁学光说,起初,人民路只有1公里多宽,不到10米宽。外国搬运工没有房子住,他们在附近的树下搭建木棚。随着六个孩子的出生,梁家有八个人住在7-8㎡。

1971年,梁学光毕业于人民路附近的深圳中学,被分配到第三农机厂做木工和建筑工作。在他的印象中,改革开放前,人民的道路和周围环境没有多大变化。

蒋应星第一次来到宝安县人民路是在20世纪50年代末,当时她20出头。

江应星来自广东省罗定。1957年,她怀着放眼世界的想法来到宝安县参与光明农场的建设。在那些日子里,他们村子里只有两个女孩,她就是其中之一。

江应星独自住在人民北路附近的一所房子里。他的两个儿子住在香港,女儿住在福田。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图

当我来到宝安时,我看到了群山,许多人跑了回来。江应星非常激动。她认为受过教育的青年都是年轻人,没有返回家乡的打算。

一年后,江应星转而修建深圳水库。她说,水仓库的修复非常痛苦,许多人回到光明农场,甚至直接回到他们的家乡,因为他们抽血,无法忍受。江应星留下来了。大约在1960年,她嫁给了在水库工作的村民,并在水库顶部的茅草屋里生了孩子。

江应星回忆说,大约在1958年,她第一次来到人民路,利用空闲时间去购物。根据她的印象,这是一个市场和农副产品交易的地方。除了人民路和解放路,还有几条路。“这条街更好,它是一条用沙砾铺成的土路,而这条路更坏,它是黄泥路。孩子们去上学,鞋子变脏了。”

见证深圳速度

改革开放的春风第一次被吹进深圳。梁雪原认为,人民路地区由于靠近罗湖口岸和火车站,最先感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

1979年,宝安县改为深圳市,次年深圳经济特区获得批准。同时,罗湖区被确立为特别行政区的中心。根据深圳市罗湖区的记录,深圳经济特区的大规模发展始于罗湖,此后人民路地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民南路。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图

原本只有一公里长的人民路已经扩建。根据《深圳纪事报》,人民北路于1981年竣工,人民南路于1983年竣工。这两段以深南大道为界。人民路可以完全通车。从松岗东路到深圳火车站,从北到南,长2340米,宽40米。这种扩张也形成了深圳人民路的总体格局。

梁学光告诉澎湃新闻,今天的人民北路属于东门街(Dongmen Street),东门街过去大致是人民路。最突出的特点是东门商圈,而人民南路属于南湖街,这里过去大多是未开发的田野。经过扩建和改造后,人民北路在修建新建筑的时候仍然保留着一些过去的痕迹。人民南路是连接罗湖口岸的主干道,道路宽阔,两侧高楼林立,更具城市感。

在人民南路边,标志性建筑是国际贸易大厦。

国贸大厦位于人民南路,是中国最高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翻拍

1982年,深圳市政府计划修建一座大楼,作为深圳全国各地的窗口,并将其命名为“深圳国际贸易中心”。1985年底,国际贸易大厦投入使用,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该建筑的第50层还配备了直径为26米的直升机停机坪,目前在许多新建建筑中还没有。

国茂铁塔是当时全国最高的建筑,高160米,53层。它是中国几座最高建筑中的第一座:中国第一座超高层建筑,占据“全国最高建筑”的位置长达十年。中国是第一个进行建筑工程招标的国家,并率先在中国进行大规模滑模施工,创下了举世闻名的为期三天的“深圳速度”。

改革开放也改变了梁雪原的命运。他的工作室与在香港的外资合作生产席梦思床垫。由于良好的经济效益,1981年他只花了8000元就得到了一个单位面积超过100 ㎡的宿舍。他告别了过去的木棚、房子和作坊,第一次真正拥有了自己的房子。

从低层砖房到高层建筑

人民北路和人民南路有许多标志性建筑。深圳中学和深圳小学在路边。附近是人民公园,深圳最早的公园之一。东门商圈依然繁荣活跃。

为了纪念84岁的江应星,人民路区已经翻修过几次了。据当地居民说,第一次大规模的老年人道路改造始于20世纪90年代。

1964年左右,在熟人介绍下,江应星进入深圳人民医院工作,负责购买医院食堂,一直工作到退休。20世纪70年代初,许多当地人建造房屋,江应星的家人也在盖楼老人民路附近找到了一个40平方米的空地,并建了一层楼。在20世纪80年代,它被覆盖了两到四层。上世纪80年代拍摄的照片显示,江应星的房子是砖房,外墙没有混凝土。

李丽婷80后在东门社区工作。她母亲早年在东门商业区工作,在人民小学学习。李丽婷回忆说,小时候,孩子们到处玩耍。人民北路沿线的大部分住宅建筑为2-3层砖房和拱廊,大部分覆盖有瓷砖,外墙未涂水泥。没有自来水,路上有许多井。晚饭时间到了,母亲喊“吃晚饭”,孩子们回家吃晚饭。

李丽婷说,到20世纪90年代,这个地区已经被包围和翻新。拱廊和瓦房已被拆除,新的建筑也已建成。也是在这个时期,江应星家的四层楼被拆除了。根据1: 1的补偿标准,她的家人得到了两套面积超过80平方米的房子,她仍然住在其中一套里。

公共信息显示,1998年1月,深圳提出对东门老街进行总体规划和改造。市、区政府投资上亿元彻底重建老街。次年10月,东门老街升级改造并重新开放。

90年代的东门老街。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翻拍

改造后,东门商圈继续其昔日的繁荣,拥有100万人口。在商业面积不到0.2平方公里的东门商圈,每天仍有30万至50万人。

今天在人民北路看到的大多数建筑也建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这些旧房子已经翻修过了,现在仍在使用。

人民南路所在的南湖街有着不同的历史变迁。

南湖街是深圳经济特区最早、最快、最繁荣的港口区。1979年以前,这个地方被遗弃了。一些外贸公司在这里建造猪圈作为猪出口的中转站。猪粪和污水随处可见。

1980年以后,城市建设和老村改造同时进行,基础设施逐步完善。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南湖街一直排着高层建筑,18层以上的高层建筑有130多栋。2002年,人民南路进行了改建,之后路面宽45米。

包含块

经过40多年的发展,深圳已经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一个大都市,人民路的变迁历史就是一个缩影。

1993年,梁雪原辞职,到深圳著名的老酒店京都酒店工作。两年后,酒店重组,梁雪被解雇。之后,在朋友们的介绍下,梁学光回到酒店,一直工作到退休。

2002年,梁雪因拆迁改造而住进了100多平方米的新店。到目前为止,他和他的爱人、儿子、儿媳和孙子都住在这个套房里。

梁学光自出生以来,已经在人民路(现在的人民北路)附近生活了60多年。他是一名老党员,对社区工作充满热情。他记得街上每栋建筑的前身都是这个地区历史变迁的见证人。

梁雪原发现老年居民越来越少,其中绝大多数是外国居民,他们一批接一批地变化着。这让他很难过,“80%的房子是出租的。”同时,他也适应了这种快速的变化和人流。"没有发展,就不会有今天的生活,也不会停留在过去."

梁雪原正在看过去的照片。澎湃新闻记者陈侯旭图

今天,梁学光的孙子在香港学习,每天往返深圳和香港。月养老金为8000元的梁雪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每天5点起床,坚持锻炼,每天走10,000多步,每周和老同学打一两次麻将。

梁学光表示,深圳“一年一次”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也看到许多人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小家庭”随着“每个人”而变化。虽然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不一样,但生活更美好。

到目前为止,江应星已经在人民路附近生活了50多年。她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她的女儿现在住在福田,她的两个儿子都在香港。

80多岁的江应星健康又健康。她心态好,待人热情,烫头发,看起来很年轻。不久前,江应星做了白内障手术。她用两部手机和微信与人交流。

江应星已经同居四代了。她每周都独自去香港与亲戚团聚。闲暇时,她会和老同学聊天喝茶。

江应星说她对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退休工资很高,生活也很好。我们以前最痛苦,现在最幸福。”

李丽婷,一个新来的深圳人,选择在她曾经上学和玩耍的社区工作,成为了一名普通的社区工作者。对于人民路区,她记得最多的是,有一个三层的木制拱廊,这是住宅楼中最高的建筑。深圳有一家著名的蛇餐厅,以吃蛇闻名。有麦当劳,中国大陆的第一家麦当劳于1990年在这里开业。为了买一个汉堡,我妈妈带她去排队了很长时间。

当被问及人民路地区的特点时,李李丁回答说,“这是相当宽容的。任何年龄和地点的人都可以接受。”

(注:本条所称地方文献包括《新安县志》、《宝安县志》、《深圳市志》、《深圳市罗湖区志》、《深圳市地名志》等。)


栏目热门

最热新闻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sovelaw.com 涪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